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小雪


小雪
文丨丁立梅
11 月 22~23 日,虹藏不见、天气上腾地气下降、闭塞而成冬。 降温了。 这才是冬天的模样,风都是清寒的。人从树下过,叶子会落到肩上。校园的小河 边, 栽有几棵梧桐, 这些天, 它们一树的色彩, 斑驳得很像立体的油画。 我路过, 总要遥遥望上一望,心里有什么在涌动,说不清的。我震撼着那种美,见一次震 撼一次。我在纸上写:秋冬季节的转换,原是用色彩迎来送往的,斑斓得落不下 一丝惆怅。 是啊,惆怅什么呢?哪个节气,都各有各的好。 比如,这小雪。 小雪,小雪,太适合做一个女孩子的名字了。 大街上,谁若突然呼一声,小雪。我定会扭头去找。想象着人群中那个叫小雪的 女孩子,一定有着纤细的腰肢、白果样的小脸蛋,细眉细眼的,相当乖巧。 日本电影《绝唱》里,出身卑微的女孩子小雪,被高贵的少爷爱上,演绎了一场 生死绝恋。那个美丽又坚贞的好姑娘,让多少人为之掬一把眼泪,痛惜着、爱怜 着。 我有女学生叫小雪,我很爱喊她回答问题。看她小鸟般的,慌慌张张站起来,小 脸儿憋得红红的。有些问题她不会答,她就轻咬住嘴唇,做努力思考状。每每这 时,我大抵会原谅,微笑着招手让她坐下。 小雪,得轻拿轻放着,捧掌心里疼着爱着,才是。 节气里的小雪,也是这般静好,“小雪气寒而将雪矣,地寒未甚而雪未大也”。又 “小雪而物咸成”,至此时,物华丰足,功德圆满,寂然喜悦。日子也终于清闲下 来,收收叠叠,准备过冬吧。 “寂寥小雪闲中过,斑驳新霜鬓上加。”——诗人如此感叹。我倒觉得不必生出这 样的伤感, 人生的每一个阶段, 都须经历。 年华老去, 就如节气老去。 银丝满头, 两鬓苍苍,也是另一种风华。 就像我屋旁的那棵银杏树。 是隔壁人家长的。这家人并不和善,与邻里多有磕绊,但我还是很感激他们长了 这棵树。树很高大,一些枝叶,伸到我的窗口来了。我得闲了,常跑去看看它, 伸手握一握那些枝叶,跟它们打声招呼。你好啊,我这么说。

我从春望到秋,它的每一丝变化,都逃不脱我的眼睛。譬如现时,它满树的叶, 都黄透了,是黄澄澄,像黄花朵。它顶着一头的黄花朵,金黄耀眼,是民间女子 成贵妃了。这是它最好看的时候。就像有些女人,年轻的时候,你未必看得出她 有多不寻常,样貌也很普通。但年老了,她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是说不出 的优雅,让你越看越爱看。那是岁月历练出的从容与淡定。 我摘下几枚银杏叶,夹到正看的书里面。每片叶子,都像蝶。 翻阅新征订的报纸,我被几幅斑斓的图片吸引住,上面聚集着一大群的彩蝶,各 具神态。正诧异,这小雪的天,哪里来的这么多蝴蝶?细看下面的文字介绍,才 知,原来,这是掉落的银杏叶,经一个老人的巧手,绘制而成。 换个方式,生命又以另一种形式出现,哪里有真正的凋落!

读后感



友情链接: 工作计划 总结汇报 团党工作范文 工作范文 表格模版 生活休闲